第631章臣服!
书名:至尊神医 作者:打酱油 本章字数:232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12:21:55

叶羽一脸愕然,问道:“这么简单?”

“对!”

怜月点点头,回道:“其实你是学医的,应该知道,大多数昆虫是因为信息素,只要你的信息素出现了任何一点问题,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了,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,也就是蛊虫反噬!”

“古往今来,被蛊虫反噬的不止一人!他即便风华绝代,也是免不了的!”

叶羽顿时明白了,不过他盯着怜月,蛊虫这么危险,那么怜月不害怕反噬吗?

“别看了!”

怜月皱起眉头,沉声道:“我去拦住拓木!”

叶羽深吸一口气,就向棺材扑了过去!

“住手,小贼!”

拓木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,顿时大怒了,立即冲了过去,爪子朝叶羽脑袋而去,要是抓住了,便会直接爆裂!

敬无邪虽然不知道拓木为什么如此生气,但他还是一拳打在了拓木身上。

但是恐怖的一幕发生了,拓木只是身形一滞,似乎没有受伤,反而速度更快了,眼看着就要追上叶羽步伐了!

“小心!”

敬无邪睚眦欲裂,他知道叶羽医术厉害,身手或许有一些,但是不够!

要知道,就连他这位武道宗师,也是落了一筹!

就在这时,怜月挡住了拓木的去路,她单手托着天晶母巢,下一秒,一群蛊虫飞了出来,犹如蝗虫一般,遮天蔽日,让人头皮发麻!

拓木原本想一掌拍死怜月,但是他见到漫天的蛊虫,脸色顿时变了,喝道:“这是什么蛊虫?”

怜月面无表情,回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,等死就好了!”

“该死!”

拓木大吼一声,眼睛、嘴巴、鼻子、耳朵都有蛊虫出现,他见到叶羽快要接近棺材了,直接一爪子抓了出去!

怜月丝毫不惧,她右手一挥,一团蛊虫飞了过去,直接包裹住了拓木。

但很快,拓木便露出了身形,他盯着叶羽,后者已经接近了棺材,显然阻止不了了,他当即吼道:“别动!我带你们去探寻真正的墓地,其实,我只是半个墓地主人,并不是真的!”

叶羽刚想合上棺材,顿时愣住了,墓主另有其人?

怜月皱起眉头,如果是这样,那就很合理了。

叶羽也不傻,把手放在了棺材上面,随时可以闭上棺门,他笑着问道:“你别想着糊弄我们,还有,让你的手下停止,事情是怎么回事,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!”

拓木点点头,吼道:“李震,停下来!”

那个武道宗师一愣,随即几个起跳,便是去到了拓木的身边。

敬无邪看了一眼叶羽,忍不住问道:“叶先生?”

叶羽摆了摆手,他盯着拓木,问道:“说吧,墓地真正的地方!”

拓木叹了口气,他有些忌惮的盯着怜月,笑道:“没想到,我拓木算是栽在一个女人手上了!你们可知道,这座墓地是有内外之分的,而这里就是外墓,所以,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。”

“那阳火之蛊,是我收集起来的,当年,收服这些,差点让得我死了!”

叶羽皱起眉头,喝道:“少废话,我没工夫听你闲聊!”

拓木冷哼一声,回道:“这里墓地真正的主人乃是它!”

说完,他伸出右手食指,上面有一个蛊虫!

“它?”

众人都是皱起眉头,蛊虫难道有意识不成?

怜月眼前一亮,问道:“你是说,内墓之中,是蛊虫的天下吗?”

拓木忍不住鼓了鼓掌,笑道:“聪明人!墓地主人就是蛊虫!它们是无主之物!所以,我才能收集这些啊!”

说到这,他脸色突然黯淡。

“怎么了?”

叶羽顿时不耐烦了,喝道:“继续说!”

“你们不知道!”

拓木脸色骤变,叹气道:“里面,其实有一只蛊王!我就是被它给打了一个半死!”

“蛊王?”

敬无邪念了一声,问道:“它是什么境界的?我们能对付吗?”

“不可能!”

拓木当即摇头,沉声道:“它的境界深不可测,我猜测,它很可能是半步先天的强者,我们过去只是送菜!”

怜月眼珠子一转,问道:“那你怎么活着出来的!”

拓木想了一会儿,回道:“太过久远了!不过想来,它应该没有杀我的意思,所以,我才能逃掉,其次,它受伤了!而且不是一般的伤势,再联想到绝地天通,你们应该明白了吧!”

叶羽皱起眉头,一个半步先天的蛊王,他们凭什么能对付?

他如今只是炼气境界,虽然算得上是强者,但也没有自大到认为他能对付。

现在灵气复苏了,龙国山川大岳的地形都变了,以往那些勘探好的地图,如今只能当一个参考,他们如果要打蛊王的主意,绝对是十死无生,毕竟蛊王能活这么久,怎么可能没有智慧?

明天眼前一亮,笑道:“我们这么多人,岂不是可以去收服蛊王?”

“呵呵!”

有人突然笑了,声音充满了讽刺。

明天看向发笑之人,居然是怜月,他顿时怒了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蠢!”

怜月瞥了一眼,平淡道:“半步先天的蛊王,必定有了智慧,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去打主意?这家伙生前乃是武道、炼气士双修,但依旧被打了一个半死,你觉得你现在去能讨好?”

明天很快清醒过来了,不过,他脸色还是铁青无比,懂是懂,但是被一个女人当众呵斥,他怎么能不生气呢?

拓木呵呵一笑,问道:“既然把一切告诉你们了,那我现在能走了吗?”

“走?”

怜月眉头一挑,她单手托着天晶母巢,平淡道:“我看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就当我的手下!”

“大胆!”

拓木顿时大怒,呵斥道:“女流之辈,也敢如此桀骜不驯?你凭什么?”

怜月不屑一笑,问道:“就凭我姓怜!”

“什么怜?”

拓木脸色一变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“苗族怜家!”

怜月也不解释,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拓木脸色剧变,他盯着怜月,下一秒,他低下高傲的头颅,恭敬道:“大人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